【专访】杜思齐:中国应发展创新导向的教育(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09 16:10

【专访】杜思齐:中国应发展创新导向的教育(下)

2018-05-09 10:18来源:中国经济报告大学

原标题:【专访】杜思齐:中国应发展创新导向的教育(下)

【中国有能力推动变革,但前提是教育体系必须转向解放创造力、鼓励自由的创新思想】

□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

教育改革应尊重多样性和开放性

中国经济报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克曼曾表示,认为大学教育十分重要的观点应该加以调整。在他看来,学前教育与职业教育的投资收益同样很高。你怎么看待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教育?

杜思齐:这个问题我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我认为教育的各个阶段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基础教育薄弱,那么高等教育也不可能达到一流水平,因为缺少那些有能力做出良好表现的高素质学生。但是在知识经济中,只有基础教育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在不同的教育阶段都需要优秀的老师,都需要给学生茁壮成长、充分学习的机会。

最近一些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创新的核心是人。这就是为什么教育虽然昂贵,但我仍认为这是一个国家最好的投资领域,而且需要投资于各个教育阶段才能成功。

根据我的观察,中国教育体系得到了极大改善,但还远远不够。中国学生的机会非常有限,很多学生天赋很高,但仅仅因为没有足够多的顶尖大学,他们很难获得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因此,我认为这是中国在未来40年必须持续投资的地方。

当然,我们也要充分认识到高等教育的多样性,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要有全球竞争力,不是每所大学都能成为清华、复旦、北大。我们需要一些能够与哈佛、斯坦福、剑桥、牛津大学比肩的大学,同时也需要一些地方性大学以及非顶尖的全国性大学,这些大学的功能是让更多的学生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此外,还有一些高等教育机构专注于技能培训,这样,没有很强学术兴趣的学生可以学习到专业技能。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过去很多西方国家犯过这种错误,试图让所有的大学追逐相同的目标。我不认为大学应该是一模一样的。总之,教育有很多阶段和类型,投资应该是全领域的。

中国经济报告:我们都知道,教育投资主要来源于政府。但是政府似乎更热衷于短期见效的基础设施投资,政府有足够的激励对教育进行长期投资吗?

杜思齐:这个问题一直存在,政府更愿意通过建造更好的地铁和道路来获得人们的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当然很重要,而教育投资的确在长期才能显现出效果,这就需要有远见的领导人重视教育投资。经合组织的研究发现,对知识资本相关的持续投资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而且知识的交流和传播具有显著的社会效应。我第一次来中国是25年前,到目前为止我看到中国教育体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所以问题就在于如何平衡基础设施投资和教育投资。此外,我认为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投资,那就是健康、医疗,这也是一个投资不足的领域。如果政府不进行这些基本的投资,社会就无法繁荣发展。

中国经济报告:中国高校现在有一个十分突出的现象,就是建设智库。有的高校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建了十几个智库。但是这些智库基本上是从事政策研究,而非基础性研究。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杜思齐:我们的体系有所不同,在剑桥大学的智库,我们主要从事跨学科的基础研究,我们的想法是确保那些从事经济学研究的学者能够有机会与从事政治学或社会学等研究的学者一起工作。现在人们研究的问题很少是可以通过某一个学科来解决的,大家都在寻找各个学科的连接点,所以智库的目标就是让学科之间相互联系起来。

在中国,智库当然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中国如果希望对人类思想或技术的进步做出贡献,就不能只关注眼前的短期问题,这些短期问题基本上是能够通过单一学科的研究来解决的,我希望中国能为全球重大问题的研究做出贡献。

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经济报告:你如何评价当前一些国家存在的逆全球化趋势?

杜思齐:理解一些西方国家逆全球化运动的根源是非常必要的。我主要讲一下美国和英国。如果你看经合组织的统计数据,北欧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在过去10年中都保持了实际收入的持续增长,而美国和英国则完全相反,这是一条重要的信息。虽然我们常说,美国是充满机会的乐园,但对于很多人而言,它并没有提供很多机会。很多人的生活水平在过去10年没有得到任何提升,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担心自己的子女将来面临的机会更少。

因此,在美国和英国,人们这种认为事情越来越糟的心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认为他们把问题归咎到了错误的原因上,这是一个内部问题,而非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全球化所带来的人的自由流动、商品的自由流动以及思想的自由流动,并不是导致收入增长停滞的原因。许多工人失去工作更多是因为技术进步。这才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随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取代越来越多的人工,挑战将越来越大。因此,我认为各国应共同处理好这个基本问题,否则全球化的压力只会更大。

中国经济报告: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融入全球经济,很多人认为中国导致了其他国家的失业和收入增长停滞问题。中国应该如何回应这些批评?

杜思齐:首先,我认为这种批评很荒谬。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来自全球的跨国企业CEO聚集于此,我所听到的是,这些企业的快速发展、雇佣的大量员工都与中国高速增长密切相关。所以,不应将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看作是问题,我认为中国实际上是过去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中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贡献感到自豪,不仅仅是对中国国内的增长,而且是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

中国经济报告: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发挥了更为积极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减少其他国家的质疑?

杜思齐:当然,在全球经济格局重塑的过程中,其他国家总会有一种不确定感。美国的国际影响力跟过去相比有了很大不同,二战后美国主导了全球经济和社会规则的制定,现在主导力量越来越多元化,中国正在发挥更加重要的影响力。中国必须向世界表明,中国愿意成为全球体系的一部分,这个体系不仅有利于中国,还有利于其他国家。无论是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还是其他领域,如果中国想要成为积极的参与者,必然会带来一些结构性变革。我认为如果中国将自己定位成全球经济政治体系的净贡献者,将减少变革所引发的不确定感。

此外,中国不要给邻国造成过度紧张的压力,在南海、中日关系、中韩关系、中菲关系等问题上,如果中国不再过于强调自身利益,而是从区域角度加强合作,中国可能更容易讲好“中国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