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神勇而刚烈的父亲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3 19:03

我的父亲

灵魂

我父亲和我

的父亲是在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的,他孔武有力,性格倔强,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在新兵连时就看不惯班长打兵,单独把班长约到树林里单练,打到班长服输保证不再打新兵。后来由于单位改编武警,他们这一批新兵在教导队待了三年未下连,这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单兵基础,由于素质出色,由战士直接提干任代理中队长。期间毛主席去世,还作为警卫礼兵给毛主席的灵堂站岗。

他从警那些年,曾经带队追捕越狱持枪逃犯并进行激烈的枪战;曾经只身埋伏在持枪逃兵的住所徒手将其制服;曾经在夜间巡逻时追踪过神秘幽灵影子;曾经参与武警擒敌拳的编写,每次回家都被我表大爷叫做“林教头”……但他一次功都没立过,每次立功都给了手底下的战士。

他给我讲的那些经历,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徒手抓逃兵的故事。有一次他们单位一个战士偷了中队长的手枪和若干发子弹跑了,这个兵还是单位的训练尖子,所以非常危险。单位将追逃任务交给了父亲,他选了两个素质过硬的兵就出发了,经过分析那战士的行踪,很快就锁定了位置——一个星级宾馆。前期侦查发现,他习惯昼伏夜出,晚上喜欢去宾馆的舞厅跳舞,随身携带手枪。掌握了他的行动习惯后,父亲他们就准备出手了。

父亲先是和宾馆经理亮明身份,在那逃兵出去跳舞的时候进入他的房间,先搜查了一遍,在枕头底下还发现了一把假手枪。然后就是任务分工,他把最危险的工作留给了自己,他亲自埋伏在房间里,让那两名战士尾随逃兵策应。等那逃兵跳完舞回房间时,刚一开门,父亲就用熟练的捕俘动作将他拿下,并从身上夺下手枪,这时两名战士也跟了过来,给他磕上手铐还踏上一脚,腕骨顿时就断了,逃兵就失去了战斗力。回到单位,估计是领导怕负丢枪的责任,这事就压下了,不了了之。

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是高中同班同学,他们一个是英语课代表,一个是副班长,毕业后经班主任介绍,我母亲去了一次部队,回家前说,家里人让我们照个合影。于是,他们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定了下来。我小的时候由于母亲有自己的工作一直没随军,娘儿俩就经常辗转老家和部队。记得有一次在部队,我和大院的小伙伴学会了说脏话,就被父亲在四楼的天井透下来的阳光里罚站,足足站了一中午,还要随着阳光移动,我母亲和战士们都不敢去救我,所以到现在我几乎都不说脏话。

后来由于工作,家庭等多种原因,我父亲转业回了老家的检察院。可能是在部队的经历给他打下了太强烈的烙印,一直无法真正完成一名军人到一名检察官的转变,他曾经在酒桌上和人理念不合就大打出手;曾经骂走送礼的反贪对象,但人家找到上级单位排挤他;曾经远赴千里提审重要犯人,押解途中与当地交警持枪对峙,过了一把部队的瘾。我上军校后的第一个寒假回到家里,他就要看我踢正步,看完后只说了一句“还凑合吧。”

由于转业后的种种境遇,他逐渐把精力放在了钓鱼,喝酒,抽烟上,毫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单位组织的体检都不去,后来患上糖尿病,一直控制不好,凭着自己年轻时打下的好身板硬挺着,抽烟喝酒仍不节制,性格也越来越倔强,家人各种办法都试过了,无人能左右他。尤其是近两年,身体每况愈下,以致多次入院,近期更是连进两次重症监护室。可是他倔强的性格总是满不在乎,医生说在家静养,他偏要偷着出去,每次的不在乎都让家人为他奔波的在沧州、北京进行的治疗效果付之东流,让人又生气又心疼。我每次休假父亲都问我部队的事情,我还没说完,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如果我流露出转业的想法,他又会严厉的制止我。

我的父亲几十年来忠勇刚烈,争强好胜,无所畏惧,性格特点鲜明,也备受争议。他若是生在战国时期,可能会成为战神白起;他若是生在三国时期,可能会成为猛张飞;他若是生在宋朝,可能会成为当禁军教头的黑旋风;他若是能赶上一场战争,靠着这股打仗不要命的劲儿,可能也会成为一员虎将……可惜,他活在了这个和平年代。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